冬•眠

2015级 本科生 李舟涵

几度怀疑,我们不过是生活某人的梦境里,你的行为、言语、思想,正在被谁人的梦支配着。一人的梦,构建了一个时空——也许是闹钟的惊扰,抑或蚊子的骚动,他醒了,一场梦结束了,一些人也就走了。

没有人不畏惧死亡。

我们对死亡,一直以来,都是一副遮遮掩掩、百般忌讳的态度。祝福长辈,我们说“长命百岁”、“寿比南山”。听到不吉利的字眼,赶紧“呸呸呸”,吐出晦气。清明扫墓,我们会紧张,怕说错话而不敢言语,甚至手足无措。即使听到一句“早死早超生”,也不过是极度无奈下的自我麻痹。迷信如“客仙”治病逐渐被摒弃,而理智支配下的人们,却仍担心一句不当的诅咒会使自己或家人死于非命。

古人怕死,从《西游记》中,拖延症晚期的妖怪们想吃唐僧肉可见一斑。自嬴政统一后,派徐福带五百童男童女去海上求取长生不老药开始,历代皇帝都追求长生不老。汉武帝、晋哀帝、南唐先主、宋徽宗、明世宗、嘉靖帝——皇权在手,自然得到了不少诸如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”,或真情或假意的迎合。他们只是舍不得江山爱美人吗?那又如何会有“刀下愿为庶民,只求不死”一说呢?科学的发展,令一些看似灵异的现象被破除,而死后的世界却不曾有一个值得信服的解释。心脏停止跳动就是死亡吗?就像是没有梦境地永远地睡了?死后是一片漆黑吗?还有意识吗?科学无从解释,于是,有人抓住了宗教这棵稻草。所谓“道曰今生,佛曰来世”,道教追求“长生不老”、“羽化升仙”,佛教有“六道轮回”、“极乐世界”,不是说你就不会死,就是说死后还有来生。

如果说小时候看到亲人过世嚎啕大哭,就像是听到“妈妈不要你了”,而产生的被抛弃的孤独,那么长大后对死亡的恐惧更增添一份,大抵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慌。生活中总会出现一类人,叫做“过来人”。青春期中二时你的父母,高中恋爱时你的老师,高考报志愿时你的学长学姐,甚至重病时已经痊愈的病友……就像渡过一条条小河,我们面对未曾经历的事情,总有人在对岸,告诉你河有多宽,水有多深,甚至在必要处拉你一把。

死亡是个例外。

没有人站在对岸。而你面前的,又是一片大海。

于是,学校教我们如何热爱生命,如何珍惜时间,却不教我们如何面对死亡。我们学着学着,似乎意识到,之所以眷恋生命与时间,大概是在它们的对立面,有一个无法触及的阴冷的冰窖。


一直以为“贪生”无可厚非。

“贪”,与其说是贪心、贪婪,不如称作贪恋。久病初愈后贪恋一缕阳光,雾霾压抑下贪恋一晌蓝天,孤烟大漠中贪恋一弯绿洲,有何不可呢?

尸体,意味着腐烂、恶臭,而我们贪恋生者的气息。就像小林大悟第一次处理完腐烂的老奶奶的尸体后,拼命搓澡,疯狂亲吻抚摸着妻子。就像我们不能在死者面前流泪,怕他们舍不得离开。“贪生”,于是我们想象出天转轮回,于是把死者称为“往生者”。“贪生”,于是我们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即使生活再糟,活着总归还有翻盘的机会。即使在生活中受尽折磨,站在楼顶的人,也少有一跃而下,多还有所顾忌,有所眷恋,这样挺好。人生百年,谁愿意离去?即使生活柴米油盐,工作鸡毛蒜皮,临死之前,谁人都会说乐还没享尽,又怎会想苦还没受够呢。

码下的电影还没看完,妈妈做的饭还没吃够,心底的小秘密还没分享,默默注视很久的心上人还没表白呢。孩子还没长大,工作还没升迁,情话还没说完,约定带着父母出游还没开始准备呢。买好的菜还没送回家,太极拳还没学会,想去的地方还没走到,还没来得及抱上孙子呢。

唉,本可以多看看这世界。


大概是汶川地震之后,忽然想到,也许有一天醒来,房屋已经倒塌。于是每天都会跟爸爸妈妈互道一声晚安,一晃也过了八年。

大概是看了几部电影,忽然想到,也许明天就不会再醒来,也许临终的样貌很是不堪。于是暗下决心,每年拍一则告别的短片,好让大家在葬礼上记起的,还是年轻的我的模样。

“慢慢就习惯了。”

“习惯尸体吗?” ……

大概是习惯别离吧。

还没经历过生离死别,如果我爱的你走了,我会说——

“一路小心,有缘再会。”

又有谁知道呢?

兴许,你梦中的人,也生活在另一个时空,正如你所梦。兴许,你梦中的人,也惧怕死亡,也贪恋活着的气息。

那我便恳求你,多睡一会,别那么快醒来。


发布日期:2017-03-21
发布人:化院纵横
Email:huayuanzongheng@126.com


电 话: 025-83686198, 83592319, 89680289
传 真: 025-89680289
地 址: 南京市汉口路22 号南京大学费彝民楼B301
邮 编: 210093
Copyright © 2013 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访问统计:8921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