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标签来南京

2016级 本科生 牟宇

  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自由纯粹乐观的人。当然,这个标签是我在略成长之后才给自己贴上的,就像树略生长后要刷白灰似的。且我暂时不打算撕下来——没法出手,标签连着血肉,撕下来是疼的。小时候常和父母吵嚷着要去这儿去那儿,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见到更多未知的风景、未知的人,经历更多未知的事。人总是对未发生的一切充满无限的幻想,生活在井里久了,总想跳出去,看看外面的天空到底多大多蓝,外面的海到底多大多蓝,觉得外面的东西终归是好的多。


  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。”这是高三时候常听的歌,许巍的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》。自己总是局限在某一熟悉的环境,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种厌倦的情绪,尤其是在那么敏感的时间节点,生活是单调乏味的充实。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,想过真正意义上属于自我的生活。许巍是有禅意的歌者,乐观温暖,又拥有浪子的情怀——我们算是相通的。正是这一首歌一句话,让我蒲公英般的心飘走了。


  作为不折不扣的北方人,南方是一个柔软的向往。没经历过南方的四季,但在书里大概知道一点——绿色久——生命持续的久。绿色、鲜花多的地方是柔软的,像棉花一样,棉花让人温暖、舒适、安心;而生命又让人敬畏。这样想的话,南方便是一个理想地。再选择一个安静深沉的地方,我想起了南方的南京。


  与南京的首次邂逅还没过很久。刚刚踏上这片土地,随着一阵夹着热情的风浪,一个声音 飘来:你会来这里,这里是宿命。


  这里是宿命。


  我说不出这句话到来的理由,大概由心而来的声音不需要理由,这算是冥冥之中的直觉,一种自我暗示。随着与车站的距离慢慢拉长,原本粗壮的陌生感似乎也由此变细,然后“嘣”的一声,断了。我想,这必会是我生活四年的地方啊,或许还将成为第二故乡。我将把我最热烈的青春撒在这里,相信这位拥有“苍老、破碎而安静的面孔”的老者,不会亏待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后生。


  到了南大,熟悉而陌生。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远远地望见了梦中情人,原本断续破碎的梦渐渐相连成串,成了完美的珍珠项链,被戴到她的脖子上,瞬间俘获了我的思想和灵魂。我彻彻底底地爱上了这个她。这也是由心而生的感觉——没有理由。但一切都只是短暂的停留,我还必须得走。而近三个月的离去和归来,我获得了在这个人生的站点下车的权利,我将这样与我的恋人重逢,一起度过短暂抑或漫长的岁月。


  我想和她一起完成很多事。


  我想成为我梦想的人。


  而且,我不会撕下连着我血肉的标签。


发布日期:2017-03-21
发布人:化院纵横
Email:huayuanzongheng@126.com


电 话: 025-83686198, 83592319, 89680289
传 真: 025-89680289
地 址: 南京市汉口路22 号南京大学费彝民楼B301
邮 编: 210093
Copyright © 2013 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访问统计:892163